河南幸运彩勇士争先

发生在河南淮阳的40个成语典故

淮阳新网,做淮阳人最爱看的微信

ID:huaiyangnewscom

淮阳新网 立足本土,用服务淮阳百万网友,这是一个有趣、有爱、有创意的阅读平台,订阅他,你便回了家。

点击标题下的蓝色字体“淮阳新网”即可快速关注。

“淮阳古称宛丘、陈、陈国、淮阳国、陈州,因处于淮河之北而得名淮阳。这里历史源远流长、文化底蕴丰厚。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说,在五亿七千万年前,中国境内大部分都是海洋的情况下,就出现了淮阳古陆。淮阳在中国历史发展进程中占有重要地位,是中华民族最早的发祥地之一。

6500年前,三皇之首太昊伏羲氏在此定都,创下先天八卦和龙图腾,与女娲氏“抟土造人”,繁衍了中华民族。5000年前,炎帝神农氏又在此建都,尝百草、种五谷,开创了中国农业和医药的先河。3000多年前,周武王封舜后妫满于陈,首建陈国,周武王以国赐姓,后被谥为陈胡公。陈胡公为陈姓的得姓始祖。道教始祖老子出生于陈国苦县(今鹿邑),这里是道家文化的发源地。“天下文官祖,历代帝王师”的孔子,曾三次来陈,为他儒家学说的形成奠定了思想基础,并留下“陈蔡绝粮”的千古绝唱。公元前209年,陈胜、吴广领导的农民起义军在这里建立了第一个农民革命政权——张楚,推动了中国历史的发展。西汉刘邦封子刘友为淮阳王,建淮阳国。三国时期“才高八斗”的曹操之子曹植被封为陈王。由于这里历史悠久,文化灿烂,历朝历代,文人骚客趋之若鹜,三国时的曹植,唐代的李白、李密、李商隐、张九龄、张继、卢纶、岑参,宋代的苏轼、苏辙、晏殊、张咏、张耒、范仲淹等文坛巨匠曾留下歌咏淮阳的诗、词、赋660多篇首。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《诗经》收入陈国诗歌《陈风》10首。

同时,有40个成语典故也发生在淮阳,或与淮阳有关,却鲜为人知。在编修《淮阳县志》(1988-2008)过程中,被我们挖掘出来,将载入史册。为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些成语的出处,先陆续发在这里,以飨读者。


一、穷则思变

《易传·系辞》载: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,作结绳而为网罟,以佃以渔。包牺氏没,神农氏作,斫木为耜,揉木为耒,耒耨之利,以教天下。日中为市,致天下之民,聚天下之货,交易而退,各得其所。

上述引文大意是:远古时伏羲治理天下,为解民之苦,求得生存,发明了用编结绳索制成罗网,作为捕猎工具,猎兽捕鱼。神农氏继伏羲氏之后治理天下,他砍削树木做成犁头,将树条用火烤后揉弯制成犁柄,教导百姓用犁锄草开垦荒地,粮食生产逐渐丰盛。人们种植的庄稼不尽相同,神农为了人们互通有无,规定了中午为集市时间,人们聚集货物,到市场进行交换贸易,使各人取得各自所需的物品而归。这一切正反映了太昊伏羲氏都宛丘、神农继而都陈时,先民们的生活状况。

接着《易传·系辞》又云:神农氏没,黄帝、尧、舜作,通其变,使民不倦。神而化之,使民宜之。《易》穷则变,变则通,通则久。是以自天祐之,吉无不利。黄帝、尧、舜垂衣裳而天下治。

大意是:神农氏之后,黄帝、尧、舜相继治理天下,他们使百姓进取不懈,而且神奇的改变在人们不知不觉之中,使百姓应用适宜。遵循《周易》(即八卦)所阐明的“穷极生变”的原理,进行不断改革,就能通达,通达了就能够获得上天的保祐,吉祥长久。黄帝、尧、舜还发明了衣裳(以及舟船、弓箭、车辆等等),从此天下得到大治,人们安居乐业。

后人由“穷则变,变则通”,演变成“穷则思变”成语。是说生活困难到了极点,人们就会产生改变现状的愿望与动力。这就是物极必反的道理。事物发展到尽头,就会设法改变,改变了就通达。

成语“穷则思变”反映了中华先民放眼宇宙,从事开天辟地伟大而艰难的事业,义无反顾、勇往直前的精神风尚。这一精神化生万物,演进人类,是繁衍中华民族的生命之源,文化之本。

而今淮阳之地保存有宛丘古城遗址、朱丘寺(羲神实)龙山文化遗址,以及传为伏羲始作八卦的画卦台、神农教民种谷的五谷台,可作印证。


二、 大义灭亲

《左传·隐公四年》记:“石碏,纯臣也,恶州吁而厚与焉。大义灭亲,其是之谓乎。”

此引文记述的是:春秋时期,卫国桓公完的同父异母弟州吁,受其父卫庄公的溺爱,委以为将,养成他恃勇凌人,骄纵不法。其党羽石厚心术不正,助纣为虐,二人勾结为非作歹,阴谋策划篡夺君位。周桓王元年(前719),野心勃勃的州吁,在心腹石厚的配合下杀害了哥哥桓公,自立为君。州吁窃位不久,即对外发动战争,对内肆意残害百姓,倒行逆施,招致卫国上至大夫,下至百姓的不满,视二人为乱党贼子。鲁国大夫众仲曾预言:“州吁穷兵黩武必伤众,刑戮妄加必失亲,众叛亲离,必难成事。”

州吁面对“众叛亲离”的严重局面,担心百姓不服而造反,同石厚商议对策,由石厚向其父讨教稳定民心的办法。辞官居家的石碏(音què)是卫国有威望的忠耿之臣,憎恶州吁、石厚狠狈为奸,乘机出计,欲以锄奸。鉴于当时诸侯国君即位,需得到周天子的批准,才能名正言顺,稳定君位。于是石碏要石厚陪同州吁去陈国求助陈桓公①,石碏说:当今陈桓公得宠于周天子,陈、卫两国交好②,由陈桓公向周天子美言疏通,定可得到周天子的承认与支持,这样便可安抚百姓。

州吁、石厚不知是计,便一同去了陈国。石碏暗中却派人抢先给陈国的执政大臣鍼子送去密信一封,言明州吁和石厚是杀害国君的罪人,请求陈桓公协助卫国锄奸。陈、卫两国为友善睦邻,卫桓公完生母为陈国女,对于州吁弑兄篡位的恶行,陈侯自然不会坐视旁观。陈桓公即按石碏密信的请求,作了周密布署。等利令智昏的州吁和石厚到达陈国,接待他们的碱子即带他们到太庙去见陈桓公。太庙门口挂有一块牌子,上面写着:“不忠不孝,无德无义者不得入内。”不免让二贼人吃了一惊。州吁、石厚硬着头皮进了太庙,只见大厅两旁伫立着手持兵器的武士,大厅正中坐着陈桓公。桓公即刻呵令将二人拿下,当众宣读了石碏的密信:“州吁和石厚大逆不道,谋杀国君,篡夺君位,请陈国帮助卫国伸张正义,除掉二人。”此时两个贼人才知中计,乖乖就擒。

石碏接到陈桓公捉住二犯的通报后,立即同大臣们商议如何处置。对州吁肯定是处死无异,而石厚是石碏的儿子,众臣认为石厚为从犯,拟从轻处理。石碏说:“我怎能为私情而不顾天下大义呢?”坚决不允,并要亲自去陈国处置逆子石厚。家臣獳羊肩顾及年迈的主人行途劳顿,将他拉住,表示愿意代替前往。于是,卫国派出左宰丑去陈监杀州吁,石碏家臣一同前往处死石厚。卫国随即将避难于邢国的卫桓公之弟晋迎回,立为新君,国家恢复了安定。

君子称赞石碏是位纯正的人。他痛恨州吁的暴行,更痛心自己的儿子助纣为虐,为了维护国家大义,不徇私情,即便是亲人也要使之受到制裁,此即称之“大义灭亲”。本指为君臣大义而灭父子亲情,后延伸为成语,泛指为维护正义而不询私情的行为。“大义灭亲”与“众叛亲离”这一相关成语从此流传下来。



三、怙恶不悛

《左传·隐公六年》君子曰:“善不可失,恶不可长,其陈桓公之谓乎。长恶不悛,从自及也。虽欲救之,其将能乎?”其记述的故事是说:公元前719年,卫国公子州吁杀卫桓公自立为君,为安定国人,讨好四邻诸侯,联合宋、陈、蔡国进攻郑国。

郑庄公为了离间卫国的结盟,派使者到陈国去求和,希望结成联盟。不料,陈桓公瞧不起郑庄公,不愿与郑国结盟。桓公的异母弟弟五父(佗)劝谏说:“对邻国亲近,仁爱和友善,是立国的根本。您应该答应郑国的要求才是。”然而,桓公盲目自大,听不进五父佗②的建议,反驳道:“宋国和卫国都是大国,他们才是我们陈国难以对付的。郑国有什么作为,能把我陈国怎样!”

郑庄公与陈国结盟的愿望招到拒绝,勃然大怒,决定给陈国一点厉害看看。陈桓公二十八年(前717年),夏天五月十一日,郑庄公亲率大军攻打陈国。桓公仓促率军应战,结果大败,陈国损失惨重。

后来,史学家总结这段历史,发表评论说:“友善不可丢失,罪恶不可滋长,这是针对陈桓公说的。一直作恶事而不改过,最后一定会自食其果。陈桓公即使想挽救也来不及了。”

《左传·隐公》就此事引《周书》曰:“恶之易也,如火之燎原,不可乡迩,其犹可扑灭?”周任有言曰:“为国家者,见恶如农夫之务去草焉,芟夷③蕰崇之,绝其本根,勿使能殖,则善者信矣。”是说:“恶蔓延起来,如同大火燎原,连靠近都不可能,还指望扑灭?作为国君,对待恶事,就要如同农夫对待田间杂草一样,将它连根铲除,使它不能再生长,只有这样扼制恶事,善事才能得到发场。”

后来“长恶不悛”演化为“怙恶不悛”,作为成语典故,来形容坚持作恶,不思悔改。“务去草焉,绝其本根”,则简化为“斩草除根”,用来比喻除掉祸根,以免后患。



4.卜昼卜夜

《左传·庄公二十二年》记:饮桓公酒,乐。公曰:“以火继之。”辞曰:“臣卜其昼,未卜其夜,不敢。”这段简括的对话,包含着一段不寻常的故事:春秋时期,陈宣公二十一年(前672年),逃亡到齐国的一位陈国公子,名完,字敬仲,甚受齐桓公的看重。一日敬仲请桓公到家中饮酒,桓公喝得很痛快,一直喝到天黑还未尽兴。桓公说:“点上灯,接着喝。”尊从礼仪的敬仲起身辞谢桓公:“臣只知白天能招待国君,不知晚上可陪饮。实不敢奉命留国君再饮。”桓公感到敬仲言之有理,只好起身告辞而去。

《左传·庄公二十二年》接着说:君子曰:“酒以成礼,不继以淫,义也。以君成礼,弗纳于淫,仁也。”是说:君子赞扬敬仲道:“酒是用来完成礼仪的,不能长饮无度;已经完成了礼仪,不让饮酒过度,这是有仁有义的表现。”


《左传》所说“卜其昼,未卜期夜”,后人将此语简化成“卜昼卜夜”典故,用来形容宴乐无度,昼夜相继。


引文中所说敬仲,为陈国君厉公之子。陈厉公传位于敬仲之弟林(陈庄公),敬仲只是一位公子。由于陈宣公杀太子御寇,敬仲与太子相善,惧祸连己,携妻奔齐。为不忘祖宗,以国名“陈”为姓,为舜裔陈姓第一人。此时33岁的敬仲已是陈国大夫,故齐桓公欲封其为卿(大夫),识大体、顾长远的敬仲却理智地婉言推辞,后被桓公委任为工正(管理手工业)之官职。其后因敬仲子孙改陈为田姓,夺取了姜齐政权,所以敬仲又被尊为田姓始祖。


5. 灭息伐蔡

楚文王迁都至郢(今湖北荆州北的纪南城)后,汉东诸国基本上都被楚国降伏了。文王拟再向中原扩张,却苦于出师无名。正在此时发生了息妫①事件。

原来,陈国国君陈宣公的两个女儿,大女儿嫁给了蔡哀侯(名献舞);二女儿息妫,长得如花似玉,许配给淮水之畔的息国③侯。公元前684年,妫氏出嫁(一说由息返陈探亲)时,路过蔡国④,蔡哀侯在宫中设宴款待,席间对息妫进行调戏。妫氏见蔡侯如此无礼,含怒而去。息侯获知这一情况,非常气愤,就派使臣密告楚文王:“蔡侯自恃与齐联姻,不肯朝贡于楚。若楚军假作攻我,我求救于蔡,蔡侯年轻好胜,必亲自带兵救我,我与楚合兵攻蔡,即可捉拿蔡侯,不怕蔡不朝贡于楚。”一番言辞正中楚文王下怀,乘机北进中原。

《左传·庄公十四年》记:“蔡哀侯为莘故,绳息妫以语楚子。楚子如息,以食人享,遂灭息。以息妫为归,生堵敖及成王焉,未言。”是说:当年(前684)秋,九月,楚军在莘地俘虏了蔡侯,息侯犒劳楚军,亲自送楚文王出境。此时,蔡侯才知道中了息侯的圈套。蔡侯被俘到楚国后,为报复息侯,便寻找机会向文王夸耀息妫之美,极力煽动文王伐息。随后,楚文王以巡猎为名,率兵到达息国。文王假意宴请息侯,酒至半酣,楚王装醉发怒,伏兵突起,遂把息侯绑起(一说将息侯杀死)。妫氏得知情况有变,叹息道:“引狼入室,是我自取!”欲投井自尽,被楚将斗丹抢前一步挡住,引见给文王。文王见息妫面似桃花,果然是人间罕有的美色,随即立为夫人,授称号“桃花夫人”。楚文王将息国改为楚国的属地一县,息国由此而灭。妫氏至楚后生了两个儿子,长子熊囏(音jiān,一说名堵敖),次子熊恽,恽才智高,被立为君,即楚成王。妫氏至楚三年,始终没有主动和文王说过话,文王问其原因,妫氏说:“我一女子,一生侍候二夫,生不如死,还有什么可言呢?”楚文王为获得妫氏欢心,文王十年(前680)秋七月,再次兴师攻入蔡国。


此乃“灭息伐蔡”、“不言息妫”典故之由来。文王灭息伐蔡,是楚国北进中原的一重大步骤。息妫被楚王文王强占后,从不主动与文王说话。“不言息妫”,表现出受屈辱的古代妇女,只能以不语压抑心中无限的怨愤。


今湖北武汉黄陂东三十里处有桃花涧,曾建有妫夫人庙。唐代诗人杜牧有《题桃花夫人庙》诗篇,王维有《息夫人》诗篇。此外,还有刘长卿等多位唐代诗人诗作,以及清代多位诗人诗作,对息妫美貌与坚贞抱以同情和赞颂。


6. 蹊田夺牛

春秋时,楚庄王继位后,即致力于向中原扩张。正在这时(前598),陈国暴发了内乱,好色之徒陈侯灵公①被司马夏征舒(夏御叔②与夏姬之子)杀了,其同伙佞臣孔宁和仪行父逃往楚国。

楚庄王不了解陈国内乱的原由,听到孔、仪二人的一面之辞,认为臣子杀君,大逆不道,要平定陈乱,而这也正符合他北上征服中原的愿望。庄王讨伐陈国,有大臣认为陈国城高沟深,不易攻取,然却得到国相孙叔敖及大臣屈巫的支持,于是亲率大军进入陈国,陈国大臣们畏楚,由大夫袁颇带领楚军前往株林捉拿夏征舒。征舒与其母夏姬被擒,随押至陈城,在城栗门③夏征舒被施刑车裂。庄王乘机将陈国吞并,宣布为楚之一县。(见《左传·宣公十一年》)


楚并吞陈国后,大臣们和一些小属国、部族首领都争先恐后地前来朝贺。此时,刚出使齐国回来的大夫申叔时,却没说一句道喜之话。庄王责问他:“我主持正义,杀了造反者夏征舒,将陈国收入楚国版图,难道做错了吗?”申叔时说:“我正在考虑处理一个案件,不知如何为好?有一人牵头牛,从别人田里走过,踩坏了庄稼。田主很恼火,把牛夺去。这案子如何办?想请教大王。”庄王说:“牵牛人顾然不对,田主人把牛夺去,也未免太过分了。依我之见,批评牵牛者,让田主把牛还给他。”申叔时说:“大王说得极是!可是楚国平了陈国的内乱,杀了凶手,又把陈国收入楚国的版图,这与‘蹊田夺牛’有何区别?此举如值得庆贺,中原诸侯又何能信服大王?”庄王一听觉得申叔时言之有理,于是说:“讲得好,我马上还‘牛’!”


此时,从在楚的陈国大夫袁颇了解到陈灵公之子午在晋国,楚庄王随及派人将午接回陈,立为陈成公,陈国得以复国。陈国的君臣和百姓十分感激,中原诸侯们也个个佩服楚庄王的胸襟宽大。后来,孔子在史书中读到楚国复陈这段历史,感慨地赞道:“贤哉楚王!轻千乘之国,而重一言之信,匪申叔之信,不能其义,匪庄王之贤,不能受其训。”(见《左传·宣公十一年》及《孔子家语·好生》)是说,孔子赞叹道:“楚庄王真是贤明啊!不看重拥有千辆战车的陈国,却看重一句话的诚信,如果不是申叔时以巧妙的比喻来劝告,就不能把道理讲明白;如果不是楚庄王这样贤明的人,也不会接受这样中肯的告诫。此即“蹊田夺牛”典故的由来。

之后,以“蹊田夺牛”比喻惩罚过重,乘机渔利。



7. 灵王爱细腰

典故“楚王好细腰”,是告诫人们,只依靠个人的好恶去提倡、宣扬某件事,往往造成意想不到的恶果。下面的人不从实际出发,为迎合上面的好恶,一味盲从,不会有好结果。

8. 卖国求荣

时逢楚灵王筹划北进中原之际,陈国发生了内乱。公元前534年,陈国公子司徒招伙同公子过①谋杀了太子悼(偃师)②,陈哀公③怒,欲诛招。司徒招反围攻哀公,迫使哀公自缢,招遂立哀公次子留④为国君。为得到支持,司徒招即派大夫干征师赴楚报告。哀公的少子胜⑤为揭露司徒招之罪行,携同偃师之子吴⑥也赶赴楚国。楚灵王得知真相后,遂杀干征师,并乘机以惩办乱臣贼子之名出兵讨伐陈国。

楚将弃疾陪同偃师之子吴,率大军逼近陈城,君留闻讯逃奔郑国。司徒招见势不妙,遂使人杀了公子过,作替罪羊,宣称杀太子、立留为国君,全是公子过的主意,以逃避自己的首恶重责。为了苟安偷生,司徒招不惜出卖国家,让陈国纳入楚国版图,为之一县,致使陈国再次被楚所灭。

楚灵王讨伐陈国,达到了扩张的目的,很是高兴。司徒招将“功”抵罪,灵王以协从者处置,免其一死,遂发往越地⑦。

陈国被灭后,作为楚之一县,由楚大夫穿封戌⑧镇守,称其“陈公”。偃师之子吴大失所望,遂奔往株野,继而奔晋。(见《左传·昭公八年》)

此即“卖国保命”)的故事。后人延伸为“卖国求荣”成语典故,是指以出卖国家利益,来谋取个人的荣华富贵。清·钱彩《说岳全集》第三十二回有:“狗男女,你们卖国求荣,诈害忠良,正要杀你!”之句。

9. 孔子问礼(问礼老聃)

关于孔子问礼老子①,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有载:鲁人南宫敬叔(鲁贵族子弟,孔子的学生)对鲁国君昭公说:“请让我和孔子一起去周都洛邑(今河南洛阳)问礼老子。”鲁君赐予一辆车、两匹马、一名仆僮,随孔子一同前往。

鲁昭公二十四年(前518),孔子一行三人到达洛邑,见过老子。在告别辞行时,老子对孔子说:“我听说,富贵的人送别时赠以物,仁德的人送别时赠以言。我不富贵,就借用仁德之人的名义,以言语:‘聪明洞察的人常常靠近死亡,这是因为他喜欢议论别人是非;博学善辩、见识广大的人常常危及自身,这是因为他喜欢揭发别人罪恶。做子女的在父母面前不应该突出自己,做臣子的在君主面前不要抬高自己。’为你送行吧。”孔子从周王室返回鲁国,从此门下的弟子渐渐多了起来。

《史记·老子韩非列传》对孔子赴周问礼老聃也有记载:孔子到了周都,向老子问礼。老子说:“你所尊崇的古圣先贤,他的尸骨都已腐朽不存,留下的只有他们的只字片语。作为君子,在遇到机遇时,就出任为仕;在生不逢时时就随遇而安。我听说会做生意的的商人,常把宝物隐藏起来,仿佛没有财富;有盛德的君子,看他的外表好像是一个愚笨之人。我奉劝你,去掉身上的骄气与过多的欲望,把不必要的姿态容色与过高的志向都去掉,这些对你自身都没有什么好处。我所能告诉你的,仅此而已。”

老子的这番话,表面看来仅仅是向孔子讲了一些做人的道理与原则,似乎“问礼”并没得到实质的收获,然而这些哲理却对孔子触动很大。孔子对弟子们说:“鸟,我知道它能在天上飞;鱼,我知道它能在水中游;兽,我知道它能在地上跑。能奔跑的兽,可以用网捕捉住;能游的鱼,可以用线、钩钓出来;能飞的鸟,可以用箭射下来。龙,大概能乘风破云而上天吧!我就不知该怎么应对了。我见到的老子,他就像龙一样,令人高深莫测,非常人可比。”

以上两段记载,内容基本一致,都是要孔子戒骄谦逊,寡欲去私,不与人争胜。

关于孔子问礼老子,在《礼记·曾子问》中,就有孔子询问老子丧礼的记载。《孔子家语·观周解》也记有孔子“至周问礼老聃,访乐于苌弘”的记载。


以上史料一再说明孔子在他三十四岁壮年之际,曾专程前往周都洛阳向老子与苌弘请教礼乐。孔子与老子这两位东方文化巨人会晤,是思想家、哲学家一次难得的学术交流与融合,为中国文化史留下了光辉的一页。”

孔子“入周问礼乐至此”碑,座落在今河南洛阳老城区东关铜驼街东侧。孔子向老子求教,并非仅洛阳之行一次,《礼记·曾子问》记有四欠,《庄子》中也记有多次,如《庄子·天运》所记“孔子行年五十有一而问道,乃南之沛,见老聃。”的记载。是说孔子五十岁之后,曾由鲁都曲阜南下至今江苏沛县拜访老子。这一记载是《史记》之外关于孔子见老子最为具体的资料。今人孙以楷的《老聃与孔丘交往新考》说,孔子问礼老子前后有五次之多,其中两次是在相邑②,即今之鹿邑。后一次会见在孔子六十六岁时,老子已决定西去隐居,因此这次是两位文化巨子最后的一次会见。再如,传孔子曾带领几位最得意的弟子,从曲阜起程,到焦③去拜见老子。相传,今安徽亳州城内老子祠(亦称道德中宫)为孔子向老子问礼之处,祠前小路名“问礼巷”,保存至今。今山东兖州嘉祥武氏墓群,先后出土的东汉建和元年(前147)画像石中,就有十四块不同形式的“孔子见老子图”,可作为孔子在此一带曾拜访过老子的印证。这些是否属史实,已难考证。


孔子与老子在相邑的会见,还可以从鹿邑老君台殿前壁上嵌的明代碑刻“孔子问礼”得到引证。


10. 陈庭辨矢

孔子在陈国时,有只鹰坠落在陈侯湣公的庭院里。这只鹰是被一支楛木箭射死的,箭头是用尖石做的,陈湣公派人带着这只鹰,到孔子住的上馆询问。孔子见后说:“这只鹰来得很远呢,它身上的箭是北方肃慎氏制造的。从前周武王打败了商纣后,开通了去南北方各少数民族居住地区的道路,让他们以本地的特产进贡,使他们不忘各自的职责。肃慎氏向周天子进贡的是楛木石砮箭,杆长一尺八寸。武王为了向天下宣扬威德,在箭尾扣弦处刻上‘肃慎氏贡楛矢’字样,将其送给长女大姬,作为嫁给虞胡公的陪嫁带到陈国(今淮阳)。古时候,帝王把美玉分给同姓,用来表示亲密的血缘关系;把远方敬献的贡品赠给异姓,使他们不忘听从王命。虞胡公是异姓,周天子将肃慎国的贡矢赠给了陈国。”孔子接着说:“国君您如派管事的去府库里寻找,或许还能找到同样的贡矢。”陈湣公于是派人查找,果然在用金装饰的木盒里发现了上刻有“肃慎氏贡楛矢”字样的箭,同孔子说的一模一样。


此典故见于《国语·卷五鲁语下》“孔丘论楛矢”篇、《孔子家语·卷四辩物》。

11. 陵阳罢役


关于陵阳台,《孔子家语》中,有“孔子自卫适陈,陈侯起陵阳之台。”的简略记载。《孔子圣迹图》中,则有一段“陵阳罢役”的故事,颇有意义。


孔子师徒一行到达陈都不久,陈国君湣公邀请孔子同登即将竣工的陵阳台观赏。此前,因工程进度缓慢,已有多人被杀,这次湣公又准备将三名监工的小吏当众杀掉,以作祭祀。湣公知道孔子对周礼了如指掌,因而问:“周文王时建造灵台杀人吗?”孔子平静地说:“文王建造灵台时,号令一出,老百姓像儿子给父亲干活般地都来了,哪还用得杀人呢?”

孔子这番话,让陈湣公很感羞愧,当众释放了备斩的三名监吏,并宣布工程停止。陈湣公这一举动,不用说获得了差役的拥护,也得到孔子的赞赏。

此典故,还见于明代冯梦龙编的《古今笑史》。


12. 知鲁庙灾

《孔子家语·卷四辩物》载:孔子在陈,陈侯①就之燕游焉。行路之人云:“鲁司铎灾及宗庙。”以告孔子。子曰:“所及者,其桓、僖之庙。”陈侯曰:“何以知之?”子曰:“礼,祖有功而宗有德,故不毁其庙焉。今桓、僖之亲尽矣,又功德不足以存其庙,而鲁不毁,是以天灾加之。”三日,鲁使至,问焉,则桓、僖也。陈侯谓子贡曰:“吾乃今知圣人之可贵。”对曰:“君之知之可矣,未若专其道而行其化之善也。”

关于孔子“知鲁庙灾”的记述,《左传》与《孔子家语》大体一致,只不过《左传》的记载较概括而已。

13. 明知故问

孔子师徒游居陈国期间,大夫陈司败①问孔子:“鲁昭公懂礼吗?”孔子答:“懂礼。”孔子走后,陈司败便悄悄地问孔子的学生巫马期②:“我听说君子正直不偏袒,难道像孔子这样的君子也会偏袒吗?鲁国君昭公娶了吴国女子作夫人,而吴国与鲁国同姓③姬,(不便称她为吴姬)改称‘吴孟子’。如鲁君的行为算得上合礼,那什么样的人才是不懂得礼呢?”巫马期把陈司败的话转告给了老师孔子。孔子说:“丘也幸,苟有过,人必知之。”是说:我孔丘真幸运,若有了错,别人总能够给指出来。(见《论语·述而第七篇》)

陈司败,名字看,“司败”为官职名,等同于孔子在鲁时的“大司寇”,谙熟礼法,对鲁昭公娶同姓吴女是桩非礼之举,心知肚明。之所以请问名满列国的孔子,目的在考察其的品德与学问。


对于陈司败的明知故问,孔子未作如实回答,而是答:“懂礼”。孔子出于“臣不言君恶”的礼教观念作了这样回答。可见孔子的心地光明,涵容广大。


“司败问礼”这一典故,旁证了陈国是一讲求礼仪之邦。


14. 五乘从游


孔子由陈国往卫国,有位陈国弟子公良孺①,以自家的私车五辆,随从老师游历,公良孺是陈国贵族子弟,能文能武。其身材高大,既贤又勇。在随从孔子出游十四年中,其主动承担保护孔子安全的职责。据《琅嬛记》卷上引《贾子说林》云:孔子弟子公良孺是个大力士,“仲尼(孔子)为桓魋伐其所庇大木,仲尼将行,公良孺怒拔其根,立木而去。”师徒一行途经蒲地(今河南长垣县城,属卫国领地)②,适逢卫国公叔戌反叛。此前卫灵公怕太子势力太大,会抢班夺权,将太子的同党公叔戌打发到蒲地,公叔戌乘机占据了蒲地。这时,蒲人横刀立马拦住了孔子师徒去路。公良孺感慨地说:“以前我跟从老师在匡地遇过难,在宋国受到伐树趋赶之辱,现在又被困在这里,这都是命啊!与其看着老师在这里遭难,我宁可和他们拼命战死。”愤怒的公良孺举起剑,带领师兄弟们,要和蒲人战斗。蒲人见此阵势,畏惧地说:“如果你们不去卫国,就放行。”孔子答应,即立了合约。一行出了蒲城东门,孔子还是要去卫国,子贡问:“合约可以违背吗?”孔子说:“他们要挟我订立合约,这本身就是不义之举。”

此典故见《孔子家语》卷五·困誓。

15. 韫丘割薪


《韩诗外传》卷二记载:子路①与巫马期②薪于韫丘之下。陈之富人有处师氏者,脂车百乘,觞于韫丘之上。子路与巫马期曰:“使子无忘子之所知,亦无进子之所能,得此富,终身无复见夫子,子为之乎?”巫马期喟然仰天而叹,阖然投鐮于地,曰:“吾常闻之夫子:勇士不忘丧其元,志士仁人不忘在沟壑,子不知予与?试予与?意者,其志与?”子路心惭,故负薪先归。孔子曰:“由,来!何为偕出而先返也?”……孔子授琴而弹。


以上引文是说,巫马期与子路(随孔子在陈国时),两人一起去韫丘打柴,见到陈国一家富人外出游乐,驾豪华车百辆,大摆宴席于韫丘③上,子路问巫马期:“若放弃在老师那里学习品德与本领,就能得到这样的富贵,你干不干呢?”巫马期听了子路的话,感到受了污辱,猛然把鐮刀扔到地上,严正地说:“志士仁人决不会干这种见利忘义的事。”反问子路:“你对我不了解吗,为什么问我这样的问题呢?”子路听了感到惭愧,就揹起柴先回去了。孔子问子路:“为何你和巫马期同去而一人先回来?”子路如实陈述了一遍。孔子觉得子路伤了巫马期的心,没再说什么,拿起琴弹唱起来。此典故,说明巫马期(施)性格的刚毅,以及跟从老师孔子的坚定信念。

16. 在陈绝粮


《孔子家语·卷五困誓》中记载:“孔子遭厄于陈、蔡之间,绝粮七日②,弟子馁病,孔子弦歌。子路入见曰:‘夫子之歌,礼乎?’孔子弗应,典终而曰:‘由,来!吾语汝,君子好乐,为无骄也;小人好乐,为无慑也。其谁之子不我知而从我者乎?’子路悦,援戚而舞,三终而出。明日,免于厄。子贡执辔曰:‘二三子从夫子而遭此难也,其费忘矣。’孔子曰:‘善恶何也?夫陈、蔡之间,丘之幸也。二三子从丘者,毕幸也。吾闻之,君不困不成王,烈士不困行不彰。庸知其非激愤厉志之始于是乎在?’”


17. 颜子食埃


春秋时(前489),逢楚吴交战,孔子携弟子们离陈赴楚,行至陈国与蔡国间断粮,一连七天都没吃到饱饭了。子贡携带钱财,好不容易从附近村民那里换回一些米。颜回在土屋里生火煮饭,饭快熟时,从屋顶上掉下一尘块,正落在饭锅里,颜回捞起这块夹有尘土的饭团,捨不得扔掉,就塞进自己嘴里了。这一情景,正好被在远处井边的子贡看到,以为颜回在偷吃,心中很不高兴,就去问孔子:“那些有仁德操行的人,会因穷困而改变志向名节吗?”孔子说:“在穷困之时,改变志向与名节,怎么能称得上有仁义廉耻呢?”子贡道:“老师一贯夸奖的颜回,他总不会改变名节吧?”孔子肯定地说:“是的。”子贡便把自己刚才看到的情形告诉了孔子。孔子沉思了一会说道:“我向来相信颜回,虽然你说的是亲眼所见,这其中可能另有缘故,待我来问一问他就知道了。”孔子招来颜回说:“我梦到了祖先,大概是祖先在开导我吧!你快去将煮好的饭端上来,我要先敬奉祖先。”颜回难过地回答:“不可,这饭已被我动用。刚才有块尘埃落到了饭锅中,丢掉脏了的饭团我觉得可惜,就把它吃了,因此不能再用来祭祀了。”孔子恍然明白道:“遇到这种情况,我也会吃掉它。”颜回走后,孔子对弟子们说:“我对颜回的信任由来已久,并非始于今天。”弟子们从此对颜回更加信服。(见《孔子家语·在厄》)


对“颜子食埃”的典故,《吕氏春秋·任数》较之《孔子家语》记述的略有差别,然更为深刻。其别之处在:其一,外出索米是颜回,其二,“颜子食埃”不为子贡所见,而是孔子亲眼所见。


《吕氏春秋·任数》记:“几熟,孔子望见颜回攫其甑中而食之。选间,食熟,谒孔子而进食。孔子佯为不见之。孔子起曰:‘今者梦见先君,飨而后馈。’颜回对曰:‘不可。向者煤实入甑中,弃食不祥,回攫而饭之。’孔子叹曰:‘所信者目也,而目犹不可信;所恃者心也,而心犹不足恃。弟子记之,知人固不易矣。’故知非难也,所以知人难也。”是说,“饭将煮熟时,孔子望见颜回不顾礼规,从锅中捞饭吃。饭煮熟了,颜回恭恭敬敬给孔子奉上饭食。孔子装作没看见,起身对颜回说:‘我梦见了先人,我要用饭先敬奉。’颜回说:‘不可,有炭块掉进饭锅里,用脏了的饭祭祀不吉祥,丢掉又可惜,我已将它吃了。’孔子听后深为感叹地对弟子们说:‘人们相信的是眼睛,总以为眼见为实,其实并不见得;人们相信的是心,然心感悟到的也不一定可靠,弟子们,你们要牢记,了解一个人是多么地不容易呀!’是说了解事实不难,然要真正认识一个人不容易。”孔子一番话说得如此深沉,体会又是何等深刻!


“颜子食埃”、“颜回攫甑”这一典故说明:知人论事,要做到正确看待很不容易,不可凭一些表面现象去主观臆断。今有学者用其作为“去伪存真”成语的来历,比喻贤人被猜疑,蒙受冤屈,然除去虚假的,留下真实的,真相就会大白。


18. 巧穿九曲明珠


“巧穿九曲明珠”这一典故,还记载于《绎史》注引《冲波传》、《广博物志》引《小说》及《坚瓠集》等书,各书情节略有不同,均有演义成分,但却说明,圣人不一定时时、事事都高明,同时也反映了孔子勤学好问的品格。以前,地方小戏唱词中就有:“九曲明珠穿不得,孔子不如采桑姑”广为流传淮阳一带。说明流传于曲阜等地的“巧穿九曲明珠”典故应源于淮阳之地。


19. 受鱼致祭


孔子周游来到陈国,一天,到郊外游玩,遇见一渔夫。孔子向他询问当地的风俗民情,两人交谈得十分愉快。孔子临走时,这位渔夫把两条大鱼送给孔子。孔子推辞,说:“我无功受禄,心中不安。”渔夫非送不可说:“天气这么热,集市又远,我这些鱼卖不出去会烂掉,还不如送给君子。”


孔子看渔夫这么实在,再三道谢,将鱼收下。


孔子用此事教育自己的弟子:“一个人说话、做事都要实实在在,朴实无华,不应虚情假意。渔夫的言行就是我们很好的榜样。”


“受鱼致祭”典故,见骆承烈《七圣故事》所引《说苑·贵德》。《孔子家语·致思》也有大致相同的记载:孔子之楚,而有渔者而献鱼焉,孔子不受。渔夫曰:“天暑市远,无所鬻也,思虑弃之粪壤,不如献之君子,故敢以进焉。”于是夫子再拜受之,使弟子扫地,将以享祭。门人曰:“彼将弃之,而夫子以祭之,何也?”孔子曰:“吾闻诸惜其腐饣念(niè),而欲以务施者,仁人之偶也,恶有受仁人之馈而无祭者乎?”


《孔子家语》讲的与《说苑·贵德》不同之处是,所见之渔夫是在孔子由陈至楚时,孔子接受了渔夫送的鱼,立即让弟子把地扫干净,准备祭祀。弟子不理解,问孔子:“渔夫将要丢弃的鱼,而您却要用来祭祀,为何?”孔子说:“怕东西腐烂变质导致浪费,而将它送给别人,这是仁者的表现。哪有接受了仁者的馈赠而不祭祀的呢?”


由此看,孔子是出于“发乎情,止乎礼”,一切都按礼的方式和要求行事。


20. 互乡难与言


《论语·述而篇第七》中载:“互乡①难与言②。童子见,门人惑。子曰:‘与其进也,不与其退也,唯何甚?人洁己以进,与其洁也,不保其往也。’”是说:互乡这地方的人难于交谈。此地一童子得到孔子的接见,弟子们感到疑惑。孔子说:“我赞许的是他来求学上进,并不赞同他们落后方面,你们的表现不是过份了吗?人家是怀着一片洁身自好之心来的,我只是肯定他这一方面,帮助他进步,不管他以前的表现如何!”孔子的宽怀大度,体现其教而无类的思想。


“互乡难与言”这一典故,佐证了“互乡”就是孔子当年在陈绝粮之地。同时说明孔子师徒虽在这里受困,但并未受到陈、蔡两国士兵的围扰。后人为发展教育,依据典故在当地建有“洁己书院”,以示纪念。对此,淮阳、上蔡两地县志,有相同记述。


21. 岁寒知松柏


22. 归与之叹



孔子周游列国经历重重磨难,于公元前489年,孔子一行结束了楚国之行,欲返回卫国,途经陈境召陵之地时,孔子百感交集,喷发出内心之感慨。《论语·公治长篇第五》载:“子在陈①,曰:‘归与!归与②!吾党之小子狂简,斐然成章,不知所以裁之。’”是说“孔子在陈国,感叹道:回去吧!回去吧!我故乡的学生们志向高远,文彩飞扬,我不知道该怎样去指导他们啊!”


“归与之叹”典故,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亦有记。


23. 过而不轼


《韩诗外传》载:“荆伐陈,城西门①坏,因其降民,使修之。孔子过②而不轼。子贡③执辔而问曰:‘礼,过三人则下,二人则轼。今陈之修门者众矣,夫子不为轼,何也?’孔子曰:‘国亡而弗知,不智也;知而不争,非忠也;亡而不死,非勇也。修门者虽众,能不行一于此,吾故弗轼。’”此记是说,楚国攻打陈国,陈国城西门被毁坏,占领陈国的楚军命降民修整。孔子经过此门时稳坐不动,对修城门的人不抚轼致意。赶车的子贡(一说子路),对老师的这种表现不理解,拉着缰绳问孔子:“记得老师以前对我说过,按照礼法的规定,经过国都城门凡见有三人者就该下车,有二人者则应抚轼表示敬意。现在陈国修城门的人那么多,老师为什么不向他们致意呢?”孔子说:“国亡而不知辱,是不明理;知辱而不去抗争,是不忠;国家亡了而不献身,是不勇。修城门的人虽然多,但没有人能照此要求去做,所以我不表示敬意。”


对此典故,《说苑·立志篇》有同记。


从“过而不轼”这一典故,可以证明孔子由楚返卫时,是经过了陈国都城。


24. 名言书绅


《史记·仲尼弟子列传》记载着一段孔子与陈国弟子子张*的一段谈话:“他日,从在陈、蔡间,困,问行。孔子曰:‘言忠信,行笃敬,虽蛮貊之国行也;言不忠信,行不笃敬,虽州里行乎哉!立则见其参于前也。在舆则见其倚于衡,夫然后行’。子张书诸绅。”

以上引文是说:“有一天,子张跟从孔子到陈国、蔡国之间,遭到困厄,就问孔子如何行动才能顺利。孔子说:”语言忠诚有信誉,行为真诚恭敬,即使在那些不开化的野蛮之国也能顺利通行;语言不诚实,不讲信誉,行为不忠信诚敬,即使在自己的国土上,也不能顺利通行。站着的时候就好像看到忠信诚敬几个字摆在你面前,坐在车里则仿佛挂在车前的横木上,这样才能顺利地通行。“子张把这一席话写在自己的衣带上。此即典故“名言书绅(子张问行)”的由来。


从典故“子张问行”的《史记》记载看,孔子在陈时,子张已随行,为孔子门下之一员。子张喜欢与孔子讨论问题,是位勤学好问的弟子,自然孔子对他的指教也多。《论语》记他向孔子问学达二十次之多,仅次于子路、子贡。由此还间接说明,子张有可能参与了《论语》的编理工作。


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所记此典故,源于《论语·卫灵公篇第十五》。


25. 不远千里



26.察 言 观 色

孔子有位比他小四十八岁的学生,姓颛孙,名师,字子张,春秋末期陈国人。子张曾多次向老师孔子询问怎样能做到仕途通达。其对话原文记载在《论语·颜渊》中:


子张问:“士,何如斯可谓之达矣?”子曰:“何哉,尔所谓达者?”子张对曰:“在邦必闻,在家必闻。”子曰:“是闻也,非达也。夫达也者,质直而好义,察言而观色,虑以下人。在邦必达,在家必达。夫问也者,色非仁而行违,居之不疑。在邦必闻,在家必闻。”


这段对话意思是,子张问孔子:“读书人要怎样做才可以通达呢?”孔子反问道:“你所说的达是什么意思?”子张解释说:“在诸侯国为官一定有名望,在卿大夫家为臣一定有名望。”孔子说:“这只是名望,而不是通达。要能成为达人,必须品质正直,处事符合情理,善于分析他人的言语涵意,观察对方的神态表情,处处谦让,不居于别人之上。这种人为官必定事事畅通,为臣必定事事顺达。不然,表面上好似仁德,实际上却背道而驰,以仁人自居,而不自我反思。这种人,做官必定会骗取荣誉,为臣也必定会骗取名声。”


孔子纠正了子张对“达”与“闻”的理解,着重说明一个人名声好不一定能通达,如只求有名望,往往只能是图有虚名。指出为人只有善于“察言观色”,处人处事谦让谨慎,才能事事通达。


后来,“察言观色”被引申为成语,比喻以观察言语、脸色来揣摸对方的心意,酌情行事。

27. 萍实通谣


一次,楚昭王①渡汉江时,见江中漂个东西,形状大小像斗(dǒu,量粮食的器具),色如同太阳般的红。船夫把它捞上船来,楚王觉得很奇怪,问随行群臣,却没人能认识。昭王派人至鲁②国,向孔子请问。孔子说:“这是萍草的果实,剖开可食。这是吉祥物,十分难得,只有成就大业者才能得到。”使者将孔子的话转告昭王,昭王十分高兴,遂将它剖开而食,味甜如蜜。


之后③,赴鲁国的楚国使者询问:孔子怎么知道这个东西?鲁大夫通过孔子的学生子游④去问夫子,孔子说:“我以前去郑国⑤,路经陈国的郊野,听到童的谣:‘萍实⑥大如斗,赤如日,剖而食之甜如蜜,得来不易。’这正好应验在楚王身上。”(见《孔子家语·卷二致思》、汉刘向《说苑·辨物》)后以“楚江萍”指吉祥难得之物,也指味美的果实。唐杜甫《奉酬薛十二丈判官见赠》诗:“荣华贵少壮,岂食楚江萍。”亦作“楚萍”、“楚江萍实”。杜甫《独坐二首》有:“充饥忆楚萍”之句。


此典故,内函深刻。隐喻孔子不是生而知之,而是学而知之,时时关心身边发生的一切事物,故有所得。

28. 鲁台望夫

据《陈州府志》说:“春秋时陈国鲁台人秋胡,在鲁地(今山东嘉祥)作官,其妻为扶沟(今淮阳西北邻县)罗氏之女,名兰芝。每当思念丈夫,她便登台遥望。后人将此台命之‘望夫台’,亦称‘望鲁台’,”当村便被命名为“鲁台”。西汉刘向将秋胡妻罗氏写入《列女传》。

然,在《陈州府志》之前的清顺治《陈州志》及康熙《续陈州志》所记则有所不同:俗传秋胡是鲁人,在陈地做官,思念家乡时,他就登台远望,故称“望鲁台”,亦称“秋胡台”。《乐府解题》又有所发挥:鲁有秋胡,新婚仅五日官于陈。五年后归里,返家途中路遇一采桑女,貌美,秋胡下车以金引诱调戏,采桑女不从,以良言拒之。秋胡至家,不料自已的结发妻子正是刚刚路见的采桑女,而妇人见调戏自己的人竟是阔别五年的丈夫,一气之下,投河自尽。后人将此称之“秋胡戏妻”,并以此故事编成地方戏曲,京剧称之“桑园会”流传于世。据王中民《知我周口爱我家乡》所云,今嘉祥有秋胡庙,而敬奉的则是秋胡之妻罗兰芝。



29. 亡羊补牢

战国时代,楚顷襄王即位后,宠信佞臣,疏远屈原等贤良,使得奸臣当道,政治腐败,国家一天天衰落。深谋远虑的大臣庄辛看到这种状况,非常着急,向顷襄王劝谏道:“你贪图享乐,不理朝政,恐怕楚国要走上灭亡之路了。”顷襄王听不进庄辛的劝告,恼怒地说:“先生是老糊涂了吧!现国家太平无事,你故作紧张,惑乱民心。”庄辛说:“这是我衷心的提醒,并非造谣生事,您若不相信,请允许我到赵国暂作躲避,以观事态变化吧!”庄辛遂去了赵国。

不出庄辛所料,仅过了五个月,秦国大举入侵,于公元前278年攻陷楚国的都城纪郢,击破了顷襄王歌舞升平的美梦。落魄的顷襄王仓惶逃亡到城阳(今河南信阳北,一说息县西北)小作喘息。这时,顷襄王才想起庄辛的忠告,急忙派人从赵国召回庄辛③,向他请教复国之策。


庄辛不计前嫌,诚挚地勉励说:“臣闻鄙语④曰:‘见兔而顾犬,未为晚也;亡羊而补牢,未为迟也。’”意思是说:“我听俗话说:‘看到兔子能想到猎犬,羊跑失了能想到修补围栏,这样做还不算晚。’”庄辛还用了一系列生动形象的比喻,说明治理国家之道。顷襄王听取了庄辛的劝告,“亡羊补牢”,重振旗鼓,把国都迁往陈城(今河南淮阳),授给庄辛执珪爵位和阳陵君称号,扩充了军队,先后收复了淮北、江汉失地和黔中郡的十五座城邑。使楚国复苏,并由此逐渐又强盛起来。


楚顷襄王迁都陈后不久,还重用了左徒黄歇(后被楚考烈王封为春申君),使楚国得以振兴。


成语“亡羊补牢”,出自汉·刘向《战国策·楚策四》。形容有了错误,

sitemap